同降79%,金种子亏损扩大,三问“种子”馥合香

浏览:1946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1日

本文由XN知酒原创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

|知酒团队(ID:XNzhijiu)

高歌猛进的上市白酒阵营里,我听到了网上对垫底企业的一声叹息,金种子是其中代表。

一方面,金种子收得了不错的调整成效。


中报显示,金种子酒业营收5.45亿元,同比增长32.98%,较2019年同期的5.06亿元,也有了8%的增长。


一方面,金种子亏损面进一步扩大。


中报数据显示,金种子净利润为-0.98亿元,与去年同期亏损的-0.54亿元相比,同比下降79.75%。


中报一出,迅速引来了部分财经媒体对其提出“掉队了”、“增收不增利”等说法。


但行业更加清楚,金种子近两年聚焦次高端次高端战略单品馥合香,实现了产品结构的调整,同时今年完成了一轮产品提价,正与白酒主流发展模式靠拢,呈现“调整收效不错”新局面。


究竟是调整中的阵痛,金种子“怒放”指日可待,还是真的“掉队”?



亏损扩大


今年上半年,金种子酒业实现营业收入约5.45亿元,同比增长32.98%;亏损约9771.96万元,上年同期亏损约5436.41万元,亏损增加。


中报中对行业最关心的“高端化”和“全国化”均有作答。



分档次来看,今年上半年,金种子酒中高档酒、普通白酒的营收分别约为1.04亿元、2.26亿元,合计约3.3亿元。其中,中高档酒主要代表品牌包括金种子系列、金种子馥合香、醉三秋1507。

可以看出,中高档酒占比仅为酒业总收入的三成,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化不大,而普通白酒则实现了近一倍的增长。


分区域来看,今年上半年,金种子酒在安徽省内、省外营收分别为2.94亿元、3527.42万元。省内占比近90%,与去年同期相比,金种子省内提升了64%。


对于亏损的原因,金种子在中报中也作出了具体说明:


白酒行业仍处于结构性繁荣为特征的新一轮增长的长周期,高端白酒将继续引领行业结构性增长。金种子在风险提示中强调:“公司产品作为区域品牌,新产品尚在招商推广期。”


金种子在中报中提到的新产品,主要是去年开始大力推广的馥合香,占位次高端价格,为此也做了大量的投放,今年上半年金种子销售费用达1.23亿元,同比增长5.59%。同时,营业成本为4.05亿元,同比上涨39.58%,与营收整体增幅相近。



营收、净利润和利润率作为一家企业发展质量的核心指标,从2021年上半年来看,金种子表现确有不佳。


如果将这三大指标拉长三年来看,除了营收实现了双位数增长,在净利润和利润率方面,依然呈现下降姿势,特别是利润率,这很大程度直接显示了企业在费用管控、高端化打造的成果。


金种子的主动应变



时间回到2019年10月18日,这一天贾光明正式走马上任,就职金种子酒业的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自带政界光环的他,从安徽省阜阳市政府部门手中接过这份重担。


新官上任三把火。贾光明上任一开始便调研酿酒分公司、深入走访重点市场、与代理商沟通以及与一线业务人员互动,务实的风格来改变金种子酒业的整体风貌。


履新后不久,他便提出营销策略四大导向,即以目标、问题、结果、价值为导向。要求精准落实公司各项营销动作,并明确提出:五年内打造以安徽为中心、辐射周边的白酒企业,十年内打造全国性品牌的白酒企业的目标。


如今,两年过去了,金种子发展如何?


显然,以这份半年报为时间节点,历经两年的企业改革和挑战,早已“积重”的金种子酒业的确取得一定成效。


在产品结构方面,打出新老组合,金种子亮出独特品类馥合香,凭借其具有“浓酱芝一口三香”的特点,加上以“馥香盛宴”为载体,这款定位次高端的品牌引爆各大圈层消费者。也增强了经销商重点运作核心产品的意识。


在营销创新方面,金种子摒弃传统思维,不断探索和实践新的营销模式。通过厂商协调,馥香盛宴、建立馥香馆等推进厂商一体化新模式。


另一方面则聚焦于内部改革,近半年来金种子陆续改变过去原有绩效、薪酬、升职制度,完成新一轮人才队伍建设,公开招聘市场人才等人事信息。


三问金种子的“种子”馥合香



在看待金种子酒业未来发展状况的问题上,同样需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,低谷是短暂的,走出低谷后的触底反弹是必行之势。


依照目前行业发展规律和企业的重点,次高端无疑是区域酒企必须突破的难题,那馥合香是金种子的“渡河舟”吗?


一问:馥合香能不能成功?


从产品品质来说,依托于庞大明代窖池群,金种子馥合香从选粮、制曲酿造到分级摘酒,30多道工序都由金种子酒业的12位工匠大师全程领衔手工酿制而成。其酿造原料的复合性、曲类菌种的多样性、工艺流程的复杂性、香味成分的丰富性在保证了馥合香酒的多香共生。


上市第一年销售额轻松突破亿元大关。


馥合香的复合口感无疑踏上了中国白酒的风口,无论是同为徽酒的口子窖兼香518、还是取得大发展的馥郁香酒鬼酒、以及豫酒振兴龙头陶融香型仰韶。但是摆在金种子面前的难题,从来不是品质与口感,更长时间的挑战与最大的考验却是品牌如何与次高端定位相匹配,以面对来自省内对手和全国名酒的挤压。

二问:什么时候能够成功?

从今年半年报来看,以金种子系列、馥合香、醉三秋为代表的中高端档白酒与普通白酒占比为“三七”开,此刻谈馥合香成功还为时尚早。


究竟需要多长时间?如果从企业内部来讲,以发展不错的各大品牌来看,大单品占比超过30%才算是基础线,如金种子的年份原浆、迎驾贡酒的洞藏(上半年突破10亿元)、舍得、水井坊等均实现核心产品的成功。


同样以上述企业的案例来看,迎驾贡酒在培育生态洞藏系列(升级产品)也花了三年多时间,洋河M6+也全力打造了两年才被渠道和终端认可,对于金种子而言,在品牌力、资本力优势不够明显的情况下,这个时间无疑会更长。


三问:馥合香还需要做什么?


当下,金种子围绕“馥香”展开了“馥香盛宴”、场馥香馆、馥香体验店、馥香文化包厢、“馥香荟”等营销动作,同时也进行了“名酒进名企”活动,先后与阜阳电信、邮储银行阜阳市分行、田三食品科技、中国石油阜阳销售分公司等等系一列名企开展战略合作。


与此同时,在糖酒会期间,金种子馥合香也频频与行业见面,作为公司的形象战略产品得以推广。


但以上动作不一定完全够,就上半年的情况而言,金种子底子并不雄厚,在现有的IP化、场景化基础上,更需要注重精细化管理,特别是品牌投放、市场费用等建立起更卓越的管理模式。